苏金海-傅德锋对话金陵篆刻名家★苏珍艺术馆★南京画廊★
 
网站首页  |  书画资讯  |  历代书画  |  画廊在售  |  书画展销  |  翰墨精品  |  名作鉴赏  |  名家专栏  |  书画展赛
书画讲堂  |  名家润格  |  名家个展  |  书画专栏  |  名家专访  |  画廊推介  |  书画评论  |  元真艺术馆  |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名家专访 > 正文  
苏金海-傅德锋对话金陵篆刻名家
发布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2-8-26 13:18:57 阅读:5863次 来源:本站原创 双击自动滚屏



图为傅德锋在采访苏金海先生   左为苏金海


时间:2008730日上午

地点:南京苏金海先生寓所

苏金海: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南京印社副社长

访谈人:傅德锋(书法家、艺术评论家)



傅德锋:苏老师您好!见到您很高兴,同时也很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我这次到南京来,主要目的是请教学习。您是我非常敬重的书法篆刻家,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您就和韩天衡、王镛、李刚田、石开等几位先生同时在篆刻界确立了自己的位置,请您介绍一下自己早期的艺术经历。

苏金海:好的。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我父母在文学艺术方面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影响。但由于其他原因,我从小就喜欢艺术,比如音乐啦、美术啦、文学啦等等。至于说到自己学习书法篆刻,我记得大概从1973年就开始了。但这和现在的年轻人相比还不算早,1973年我已21岁,现在好多人从十几岁就开始学刻印了。在学习篆刻之前,我的兴趣很广。喜欢吹竹笛、拉二胡,喜欢写新诗、散文、杂文等等。除此之外,还喜欢足球、考古、作曲、播音(就是练习朗诵)。兴趣虽然很广,但是这些都没有搞成功。你比方说我搞文学作品写作,在给报刊投稿的时候就没有获得成功。为什么没有成功呢?因为在1973年前后,我们国家的文学期刊极少,只有《诗刊》《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这三大杂志,它不像现在,每个省都有很多文学类的报刊杂志。现在你要爱好文学,可以去上文学培训班什么的,但是过去没有这个情况。而我作为一个初学者,又怎么可能轻易在这三大杂志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呢?这里面差距很大。我想学考古,但也因为各种条件的限制未能如愿。总的来说,那时候自己虽然爱好广泛,但学习、生活条件很差,不具备起码的便利,最后都没有搞成。直到1973年,我遇到了一位老师。他是我上小学六年级时的语文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我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位青年书法篆刻家,当时因为我还是个小孩不懂得这些。他在教学当中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我当时印象比较深。1965年我小学毕业,进入我现在的工作单位(就是南京第四中学)上初中,直到1973年我才知道这位老师(擅长书法篆刻)的具体情况。时隔8年,我又去找他。

我是1970年参加工作的,是老三届中最小的,高中毕业后留校工作。我在第四中学上学,又留在第四中学工作。70年到73年当中的两、三年时间,作为青年教师,我一边从事教学,一边进行自学(就是学习书法篆刻),但我当时纯粹是一个门外汉,什么书法、篆刻名家,我一个都不知道。在73年年初,玄武湖举办了一次南京市书法篆刻展览,我当时看到了徐畅先生的篆刻作品,其他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像林散之、高二适、萧娴我一点都不了解,就认得一个徐畅,因为他是我以前的班主任,是我的老师。之后,我就想办法与他取得了联系,最后终于在一所小学里面见到了他。(8年以后)我们再次见面,徐先生还是记得我这个学生的,因为我那时是班长,是学生干部,他有印象。我说想跟他学习刻印,他答应了。在这之前,我自己乱刻了一段时间。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都坚持刻印,从来没有间断过。我学习篆刻的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傅德锋:您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书法篆刻爱好者成长为一位卓有建树的书法篆刻家,当中必然有很多丰富的人生经历以及对艺术与人生二者之间的深刻的体会与感悟,您能具体谈谈吗?

苏金海:是有一些想法。我总结有三点:第一,我在书法篆刻方面从21岁起到现在从来没有间断。虽然21岁起步并不算早,但我能自始至终一直坚持,这种情况是比较少的。很多人往往因为各种原因,中途都会中断。比方说他经商一段时间,然后又开始搞,有的甚至要中断好多次;第二,我的工作单位一直保持不变,也就是说,我从来没有跳过槽。但有的人参加工作一段时间,就开始活动了,又要寻找新的工作单位。我觉得跳槽跳得多,工作环境可能会越来越好,这当然是好事,但是也有弊端,因为他在寻找新工作单位的这一段时间肯定要分散精力,要中断学习。而且到新单位以后,还存在一个适应新工作环境的过程,显然也会影响到学习,如此反复多次,就会大大影响自己在艺术研究方面的进展;还有一点不太好讲,就是婚姻问题。我在这方面很专一,从来没有发生过波折和变化。我觉得如果婚姻生活不稳定的话,你结了婚又离婚,离了婚又结婚,必然牵扯到自己的精力、时间、情绪等等。再加上经常跳槽,有时换了一个新单位又不能适应,再换一个新单位,换来换去,这样会对自己的学习研究非常不利。而我一直坚持这“三个不动”,就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环境,能够比较专心地进行自己的艺术研究,尽量不受其他因素的干扰。

傅德锋:相比于同一时代的其他书法篆刻家,您在人们的印象当中一直都显得比较低调。但这种“低调”不是指您的艺术追求,而是指在包装宣传方面。您也因此给人们留下了不够活跃的印象。不知您本人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

苏金海:这个问题我是有自己的看法和考虑的。我从1973年学习篆刻到现在,经历了三十多年,在这三十多年的历程当中,自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辈到现在取得了一点小成绩,我对新时期全国书法界发展的整体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因为我亲身经历了这个发展过程。根据我的体会,我觉得社会上存在很多不太公正的现象。比方说,一个人成功了、成名了,有的是名副其实,有的是名不副实。我认为这除了艺术水平之外,还有影响书法篆刻家成名的四个因素,哪四个因素呢?

一、供职单位。供职单位对一个从艺者至关重要,所以我把它排在第一位。最好是专业艺术院校,比方说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其次是普通高校艺术院系,比方说南京航天航空大学艺术学院。然后就是书协、文联、书画院等等,这些码头都不错,你在这些单位里面任职,会有很多便利,其优越性十分明显。

二、职称和职务。职称和职务对一个人的艺术发展关系也很大。像教授、研究员、博导、硕导,这些目前都是比较吃香的。再就是艺术学院的院长、副院长、书法研究所所长、书法系主任、书法研究中心主任、书法院院长、篆刻院院长等等。具备这些职称和职务的人士,他的起点就比较高,其拥有的便利不言自明。

三、居住城市。一个人所居住的地域对自身的发展影响很大。像我生活在南京,而南京是东南地区比较发达的省会城市,比你们西部地区要好,南京比兰州要好,但你在张掖,那比兰州还要差。最好是北京,其次是上海,然后是沿海发达地区省会城市和其他各省省会城市。因为这些城市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中心,它的发达程度不一样,因此对一个人的成功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四、社交能力。一个人活动能力、交际范围以及结交品位的高低也很重要。你如果能结交书法篆刻界的名流、评委,或者拜他为师,或者得到他们的赏识和提携,这反映出一个人的交际能力,比方说我和你,我认识的书法篆刻界的名流比较多,你认识的少,我就要占优势,你就要吃亏。如拜师我拜启功、沈鹏,你拜你们本省甚至本地的一个名家,我在外面做宣传、活动介绍时就比较占优势,你可能面临的困难就多一些。这绝不是通常所说的“拉虎皮扯大旗”,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以上四点,我觉得对一个从事书法篆刻的人来说十分重要,可以说是书法篆刻家成名的四大要素。因为我非常清楚这几点,也很明白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这四个条件我没有占全,第一,我供职单位就不行,只是一个中学教师,像很多人也在一些基层单位,比如中小型企业等等,我们的出身和社会地位都比较低微,这和出身高贵、社会地位高的人无法相比。我只是在南京市艺术团体里面担任一些小职务,像南京市书协副主席、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副会长等,稍微占一点点,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吃香)的是省书协主席团成员,我连省书协理事都不是。现在社会看一个人的作品“含金量”,看作品价格,都要看是否是省书协主席、副主席,理事都没什么用。以南京来说,市级的书协主席团成员都是不行的,最好是省级书协主席团成员。我所在的居住城市也不算差,南京虽比不上北京上海,但却是东南地区发达城市,又是江苏省的省会,这一点还可以。我的社交能力一般化,很普通,属于中下等。要活动的话就得争取机会经常到处跑,但我本人很“懒惰”,不怎么往外跑。我最南到杭州,最西到西安,东北到沈阳,其他地方都没有去过。不像有的人经常坐飞机到处跑,所以我的活动范围很有限。活动能力大的人展览一路地搞,媒体不断地跟踪报道,造的声势很大。而我觉得自己没法和他们相比,因为我的条件属于一个中等偏下的水平。一方面,我首先将书法篆刻作为一种修身养性的手段;另一方面,如果要靠这个介入社会的话,要给自己定好位,存在哪些优势和劣势,如何扬长避短,要根据自己的性格进行调整。要让自己的行为方式、处世方式适应周围的环境。

另外,我平时看书比较杂,特别对一些名人传记比较关注。我觉得能够从他们的奋斗经历当中获得很多启发。我记得古籍中有两句话说得非常好,大概意思就是,条件差的与条件好的人在社会上取得同样的名声和成绩,那么,条件差的人的实际水平要高于条件好的人,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因为一个条件差的人要想取得和条件好的人同等的成绩和社会声名,他必须付出比条件好的人数倍的努力。还有一句说的是,地位低贱的与地位高贵的人在社会上受到同样的尊重,地位低贱的人靠的是人格魅力。我觉得这个意思非常好。我个人在现实生活当中也有很多这方面的遭遇和体会。我做什么事,一贯本着与人为善的原则,一般不会和别人去进行刻意的争夺和计较,我可以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地去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觉得,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说,正确处理好与同道、同事之间的关系,在一种相对和谐友好的氛围中寻求发展才是一条比较可行的路子。

傅德锋:您刚刚谈的这些问题都比较实际,尤其对处于弱势的书法人具有很强的提示和指导意义。您这种处世为人和治学的心态比较实际,但也很超脱,富有智慧,也可以说是老子“无为而治”思想的一种具体体现。您尽管在处世上看上去很低调(当然也可看作是弱势人群的一种自然的选择),但从您的谈话中分明能感觉到您在研究治学方面的高昂与精明。请您就此再具体谈谈。

苏金海: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客观条件,我的单位不是专业单位,在各个方面有一定的限制,所以我针对这一情况,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研究发展方向。前人讲过“艺贵专一”,对于专业单位工作的人来说,他条件好,时间多,可以同时搞几个项目,既可以做书法家,也可以做画家,还可以做篆刻家。但我条件差,时间相对有限,我就只能抓一项,突出重点。所以我首先选择篆刻进行重点突破,这样在精力、时间等各方面的投入会有一个相对好的保障。我如果面面俱到,全线出击,那肯定搞不好。现在有一些人诗书画印同时都搞,条件好的,基本也能搞好,但如果条件不好,那就什么都搞不好。我的条件不好,我可以专攻篆刻。其他方面固然不能和他人相比,但我有信心在篆刻方面做得比较好一些,篆刻一项做好了也一样可以在社会上立足。人家用了三年时间搞,我用十年时间,扬长避短,以勤补拙,应该可以有超过他人的地方。

其实条件好的人有时也有弊端,一方面他从事的项目多,精力分散。又要搞创作,又要搞理论研究,有时还要出国访问、讲学等等,这中间肯定要中断刻印。我虽然条件差出去的机会不多,但我可以一直坚持刻印,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会有突破和提高,这样时间一长,我在篆刻方面就可以在这种比较专一的情况下有大的进步。凡事有一得必有一失,道理就在这里。篆刻里面也有很多项目,书画篆刻都搞的人,他在篆刻里面有可能只能搞一个项目,或者古玺、或者汉印,但我专攻篆刻,我可以多搞几个项目。甲骨文印、金文印、汉印我同时都搞,这样我在篆刻的整体实力上就会体现出某种优势。另外,篆刻家一定要搞书法。我当时把书法放在了第二位,但学书法也要分主次。五体书法我搞不了,我可以专攻篆书。书法界搞篆书的人很少,原因是篆书的社会市场小、经济地位差,来钱慢。但我主攻篆刻,搞好篆书可以更好地为篆刻服务。篆书我也分主次,我选择金文,集中精力研究。由于金文发掘空间大,有通变性,不像小篆有很大的束缚。我专搞金文,时间一长,人们也就认为你是研究金文方面的专家。所以,我学习书法篆刻从来不跟风,我喜欢从别人不太关注的地方去寻找契入点,然后统筹规划,步步为营,认真对待。

    本文共分 1 页    

上一篇: 周广中 国画山水
下一篇: 字画收藏:装裱艺术让书画自我增值
相关新闻
·于永平 [ 2016-3-8 ]
·亓文平写生日记摘选--黎坪写生 [ 2015-1-24 ]
·杨家良花鸟画艺术 [ 2014-12-20 ]
·著名画家周广中 [ 2013-5-27 ]
·谈谈科学养生的体会-骆继如 [ 2013-4-11 ]
·李苏桥谈青年艺术家作品投资技巧 [ 2013-3-13 ]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
名家专访
暂无内容
最新资讯
·第二届“江苏美术奖”美术作品展览初...
·山色有无中——平莉中国画作品展
·木板坦培拉超精细教程
·第二届“江苏书法奖”获奖、提名奖、...
·“陆俨少奖”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终评...
·“二十四节气”柯城全国农民画作品展...
·江苏美术家协会★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五届一...
推荐名家 更多>>
点击查看星系
魏广君
点击查看星系
魏紫熙
点击查看星系
平莉
点击查看星系
赵晓钟
点击查看星系
郑必厚
点击查看星系
颜廷军
画廊在售 更多>>


画廊在售点击 更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苏珍艺术馆 | 元真画廊 | 在线留言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2009 元真书院 苏珍艺术馆 版权所有 .
客服电话:13770556902 传真:025-86700955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石头城路南艺后街B区158-2号 邮编:210005
网址:http://www.sh025.cn.  苏ICP备12053055号-1